当前位置:主页 >> 房产项目

全能保镖正文诸王并起大争之世第0405章节能

2020-10-19 来源:

全能保镖 正文 诸王并起,大争之世_第0405章 鸟尽弓藏,兔死狗烹(下)【大章】

下刻,“唰”一下,冉重楼直接从椅子上站了起来,面色阴沉沉的看着刑天,双手不自觉的放在了自己腰间,有些惊疑不定的看着刑天:“你什么意思?”

“放下手吧,我知道你那里放着一支枪,哟,还是外国货呢!

班蝰蛇手枪,9mm口径,在50米内轻易穿透软体防弹衣,在射击准确度和子弹杀伤力上堪与GSh-18手枪相媲美,被誉为特警和警察的克星。

这可是宝贝啊,简直就是杀人越货的神器,重弹头可以干掉任何一个装比的,十八发子弹的弹夹也不少,轻巧易佩戴,还适合久战,能提供持久的火力支援!

啧,当初你弄着玩意儿的时候没少花钱吧?”

刑天神色轻挑,不断用言语挑战着冉重楼的神经,每说一句对方就面色更加苍白一分,到最后,语气一转,直接来了一个大转折:“不过,你觉得用这玩意儿能干掉我?”

一句话,让冉重楼整个人颓丧了下去,轻轻一叹,什么也没说。

“要干掉你的人不是我,我也不是你的敌人。”

刑天微微眯着眼睛:“虽然,我和萧月笙是生死大敌!”

冉重楼陡然抬头,直直看着刑天,神色阴晴不定,但眸光变幻,显然想到了很多:“你想说什么?”

“你难道不知道我要说的是什么?”

刑天大笑,摇了摇头:“冉重楼,你是个身上有着忠义仁勇等许多优秀素质的勇士,但你不傻,你应该知道你现在很危险!

你的危机并不来自于我们这些所谓的敌人身上,而是来自于你们南国内部!”

冉重楼眸光一闪,偏过了头:“我听不明白你究竟在说什么!”

“你明白!你心里比任何一个人都明白!”

刑天轻轻笑着,云淡风轻,看似在不经意的感慨:“唉,这个世界上啊,人心其实是最信不过的东西,为了钱能卖老婆,为了权能杀兄弟的事情可似乎不在少数啊!

尤其是……身在这权利的漩涡中心里,哪怕就算是想做一只闲云野鹤也是不可能的,没有人是真的安全的!更何况有的人他不想做闲云野鹤呢,不光有着自己的主张,还是和自家老大的想法有冲突的主张!甚至一直都在和自家老大对抗想实现自己的主张!

你说,这个人会是个什么下场啊?

啧啧,卫冕之王,大贤之人,备受尊敬!

说起来多么的好听啊,可不知道怎么回事,我听着的时候却感觉毛骨悚然的,功高震主、受人尊敬的程度也远远超过自己的老大……

这哪里是什么光彩夺目?分明他妈的就是取死之道!

这样的手下,如果敛尽锋芒仔细分析大家的从众心理乖乖听话还好,可如果要是不听话的话,你说要他干什么?威胁自己的地位吗?

嘿,所谓一山不容二虎便是这个道理了,不管在什么样的组织亦或者是山头,需要的永远都是一个王!

而不是一个大权在握的王,再加上一个所政府办副主任家中上吊 本文来源于上饶[]谓的无冕之王!

无冕、无冕,那就是假的,既然假的何苦跳出来装大瓣蒜呢?不是欠草是什么?”

刑天砸吧着嘴,语言可谓是极尽尖酸刻薄之能,忽然扭头扫了冉重楼一眼,嘿嘿笑道:“我是北地之王,也算是个王,如果我手下也有这么个无冕的家伙在那里蹦跶的话,那我做的第一件事情就是……拍死他!”

从始至终,刑天都没有提别人的名字,但是意思已经非常的明显了,几乎是直戳冉重楼!

等他说完的时候,冉重楼已经面色苍白!

“我想问,你到底想做什么?”

冉重楼皱眉道:“我现在在你手里,要杀要剐随便,如果你不准备干掉我,那我就先走了,还有一些事情要处理!”

说完,冉重楼当时就起身。

可惜刑天已经满脸笑容的压着他坐下了:“哎,别急嘛,你想走,回答我三个问题,答完你随意!”

“你说!”

冉重楼阴沉着一张脸坐在了椅子上。

“第一!”

刑天伸出了一根手指:“我说的可有道理?”

“你是对的!”

冉重楼沉声道:“一山不容二虎,妄自挑战老的权威,确实是取死之道!”

“看来你很清醒!”

刑天露出一口白牙:“第二,你和萧月笙之间的矛盾如果继续下去的话,你死定了,对吗?”

冉重楼迟疑了一下,终究苦笑出声:“虽然我想说我们两个是兄弟,但……这话说了我自己也想笑!好吧,我承认,我死定了!”

“第三!”

刑天问道:“你想死还是想活?或者是说,你想让你的老婆女儿死,还是想让她们活?”

冉重楼脸上的神色愈发复杂了,垂头不语,过了很久才终于憋出一个字,只是声音已经嘶哑的不成样子了:“活!”

“好!”

刑天大笑,站了起来:“那么,我以北地之王的身份现在正式向你发出邀请,请你加入我!

我承诺,将带你打出国门,实现你毕生的梦想,带你征战更高的战场!

甚至……走出黑暗!”

“看来,你还是真的将我和萧月笙之间的一切都摸透了,这才是你今天来的真正目的吧?”

冉重楼垂着头,苦笑连连,但是眼中却闪烁着不加掩饰的挣扎之色!

是的,他想过降,保全浙地跟着自己打天下的兄弟,去实现自己毕生的追求!

甚至……心中已经有了一个完整的思路!

可是,冉重楼没想到的是,刑天竟然直接就来浙地对他发出了最盛情的邀请!

但也打乱了他的安排!

沉默,窒息的沉默!

刑天道:“加不加入,给我个话,像个大老爷们一样,干脆点!”

“我拒绝……”

冉重楼摇了摇头,苦笑道:“他可以不仁,但我不能不义!

这么跟你说吧北地之王,我很心动,但我不想负他,因为将一生有愧!”

“那我就等你无愧之时再来!”

刑天笑了,笑的有点诡异:“北方的大门永远给你敞开着,你要你来,我随时恭候!”

言罢,刑天伸出了手,笑眯眯的看着冉重楼:“怎么,难道你不打算跟我握个手吗?虽然现在正是南北大战之际,但我总归是带着善意来的,难道不是吗?”

冉重楼面无表情的伸出了手。

可刑天居然又撤回了手:“摆个棺材脸似乎不是迎客之道!”

冉重楼有些哭笑不得,没想到这位北地之王居然这么有个性,无奈之下脸上只能挂上了一丝笑容,与刑天的手握在了一起:“不管怎样,这是好意,我领了,也算是给自己留一条后路,一会儿我安排人私下把您送走。”

说此一顿,冉重楼意味深长的补充了一句:“没有逐客的意思,只是现在的苏州不太‘干净’”

“我懂!”

刑天会心一笑,拉起秦可可扬长而去,只留下冉重楼面色阴晴不定的站在原地。

心思早已飞到九天之外的冉重楼根本没注意到的是,在DJ的调音台旁边一个视野非常好的位置上,一条“小蜥蜴”正摆弄着一个照相机,一边在嘀咕着:“噢耶!完美的抓拍,灿烂的笑容,龙大爷这拍照技术真的是最专业的!”

这“小蜥蜴”不是痞子龙又是谁?

……

小孩不爱吃饭怎么回事
随州看白癜风医院
中央空调售后服务电话
友情链接
合肥房产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