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主页 >> 房产政策

原创北大营培训班纪事营养

2021-01-15 来源:

「原创」“北大营”培训班纪事

冷雾/撰文。

1977年盛夏,我从齐齐哈尔东郊81153部队到沈阳参加培训。记得出发是在晚上,倪绍林班长带着马车把我连同行李送到火车站。坐了一宿硬座未合眼,第二天早晨抵达沈阳。

这是我第一次来这个城市,步出火车站,随着扑面而来的阵阵热浪,视野中呈现了沈阳的初始印象:深红色调的沈阳饭店、沈铁宾馆等欧式建筑,默默地释放着历史沧桑;站前广场幅射的几条宽阔马路,似撑起一把巨大的半圆折扇;巍然屹立在中山广场的巨型塑像,挥起巨手象指挥着南来北住的芸芸众生;行驶的车辆、熙攘的人流,在这里混合成了生命的交响曲。此番情景,让我真切地领略了这座北方重工业城市巨大的震撼力量!

广场上举着接站牌的几位战士,见我穿军装背着行李立刻朝我招手,一位高大魁悟约40岁左右的笑着迎上前来:是参加训练班的吧?”是!首长。”我话音未落,他就把我的行李拽过去提在手里。都佩带着红领章分不清职务,唯一区别是战士上衣两个兜,四个兜。后来得知帮提行李的是沈阳军区后勤部倪友章科长,也韩跃忍不住又一次红了眼眶。“我们现在正在着急是这个训练班的负责人。

苏联嗄斯57型卡车穿越市区,一路向北行驶约分钟,把我们拉到培训班驻地--沈阳军区后勤训练大队。这片营区原是张学良所辖东北军兵营一隅,营区内只有俱乐部一栋较大建筑,其余大队机关、教室、宿舍和食堂皆为红砖黑瓦平房。营区外路旁一排两抱粗的老榆树枝繁叶茂,曾经历过九.一八事变战火的考验。有一次市政部门为拓宽道路伐了几棵榆树,竟然锯到了几颗机枪子弹,把电锯都崩坏了。这一大片地方俗称北大营所以凡在这里学习过的学员,一般都自诩为北大毕业的。

纵观历史,这次培训是文革后首期新任职培训班。学期半年,实习1年,共培养苗子117人(含为八一制片厂代培7人)旨在解决文革后各部队专业青黄不接普遍缺额问题。上级下发的对参训对象作了要求:选拔学员应当是符合关于人五项条件,政治思想好、作风正派、身体健康的优秀战士这就意味着毕业后如无意外可以提干,无疑是激励我们努力学习的重要动力。明确,报到时除携带组织、供给介绍信,行李、雨衣、挂包等生活用品,还必须携带重要的精神食粮《选集》

培训班负责人倪友章科长在北大营。。

倪友章科长(前排右3)与学员队长班长合影。。

当时,军队专业院校都未恢复,教学没有现成统编教材。倪科长组织多方收集资料,结合实践经验编写讲义。担任授课的主要是机关科长和资深助理员。给我们讲过课的有:倪友章、王传志、付显义、杨志国、万太礼、段广山、李善周、韩维国,洪希涛刚调来主要负责作业、监考和判卷等工作,还聘请辽大老师讲授了政治经济学课程。

参训学员绝大多数为战士,均没有从业经历,专业知识为一张白纸因缺乏实践经验,对一些操作性强的实务题理解的不深,多靠死记硬背。针对上述特点,培训班在教学上注重理论实际,讲课深入浅出,贴近工作实践。为保证教学质量实行了考试制度,每科结束即进行单科考试。据说因受文革极左思潮影响,培训是否实施闭卷考试?在准备阶段曾进行过反复研究才决定。考试规范严密,没有捷经可循,备考全靠博学强记。有一次我背题太过投入,在食堂吃完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、文字的真实性、完整性、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饭竞拎着饭碗走室,而把书包落在了食堂。为纪念这次火热的学习经历,临毕业我把打印教材做成合订本并设计了封面。还帮同班的董亚超做了一本。前几年在北京开会,遇到己任总后局长的董亚超,他说那本教材仍保存完好。而我的那本却搬家时弄丢了,有点遗憾。

思想品德教育,也是培训的重要内容。倪科长专题讲过党课。还安排学员参观了雷锋纪念馆、抚顺平顶山惨案遗址、抗美援朝烈士陵园等爱国主义教育基地。组织各区队黑板报比赛、排练大合唱《长征组歌》及节日联欢活动。请驻丹东汽车15团股长邢志刚,介绍了做好工作的经验体会。通过开展多种形式教育活动,在学员中形成了浓厚的学习氛围。

那时候没有电视,每周六看一场。因粉碎不久,文化事业百废待兴,国产新廖廖无几。看的多是刚解禁的文革前老,如《家庭》《东进序曲》《徐秋影案件》《怒潮》等。再就是南斯拉夫、罗马尼亚的《桥》《瓦尔特保卫萨拉热窝》等。北大营在沈阳众多机关、部队中是个偏远的团单位。拷贝轮流串片,有时一些热门影片串到这里己近午夜。甚至有两次是后半夜2、3点起床集合看,看完天还未亮继续睡觉。这些对于我们年轻人具有强大的吸引力,就是耽误吃饭睡觉也毫无怨言。有一次军区话剧团在八一剧场演出《蝶恋花》倪科长找批了150张票,为防止中途流票,他亲自持批条到后勤俱乐部取票。

毕业提干是战士学员的光荣梦想,都期盼着早日实现。记得三区队学员胡忠贵在学习期间就提了干,那天看他突然换上了四个兜的军装,令众学员羡慕不已。毕业前二区队还出现了一个有关提干的恶作剧,至今印象深刻。有位王姓学员平时有点马虎,班里几位爱开玩笑的学员凑一起,背地里以小王原部队团政委的名义写了封信给他。大意是:王某同志:你学习期间表现很好,经团领导研究决定提升你为正排职,定为行政23级。特此祝贺!另请寄回一寸照片两张,用于填写登记表云云”把信封写好贴上废邮票混入报纸和来信里,不动声色地静观其变。小王收到信连看两遍,顿时喜形溢于言表,兴高彩烈地到服务社买2斤糖块散发给大伙,还准备找区队长请假到中街照像。几位始作俑者见此情景怕事情闹大,只好慢慢揭开迷底,害得小王蒙上大被哭了一场。据说小王毕业后顺利提干,只不过比第一次提干”来得稍晚了一些。

秋风瑟瑟,落叶纷飞。我们终于结束了火热的学习生活。那天上午举行毕业典礼,中午会餐后学员们就陆续离开了北大营。我与郭贤华被分配非常适合旅游。到后勤一分部开始了新的实习生活。第二年夏天,分部一纸命令提升我俩为,定为行政23级。两个兜的军上衣,也换成了四个兜的。这个外观上的唯一变化,标志着我们参加北大营培训顺利完成。

培训班第一区队二班(均来自81032部队)合影。前排:白玉海、徐福生、中排:李忠禄、董亚超、沈士林;后排:李文鸿、王青、隋荫怀。

沈阳中山广场塑像。

沈阳中山广场。

用阿比特龙出现PSA升高怎么回事
南京包皮包茎哪家好
克唑替尼胶囊是什么药
友情链接
合肥房产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