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主页 >> 房产滚动

沧海无缘佛界续篇第章误入陷阱营养

2021-01-15 来源:

沧海无缘 佛界续篇第32章 误入陷阱

怒气冲冲跑出去的腾婪在走廊里遇到了来找他的古乾,腾婪看着古乾不断喘着粗气,古乾也从他的眼睛看到了浓浓的杀意。

“腾婪,你要干什么?”古乾冷冷的问道。

“我要杀了你。”腾婪冷冷的说道。

“杀我?你疯了!你居然为了一个女人要杀了我!”古乾冷冷的说道。

“为了雪嫣我什么都愿意!我要杀了你,只有这样才能和雪嫣永远的再一起。”腾婪冷冷的说道。

“你真的为了这里。”古乾的气也上来了。

“古乾,今天要你死在我的手上。”腾婪说着唤出了一把紫色的战刀就朝着古乾袭去。

“今天我就以二师兄的身份为万玄门清理门户。”古乾说着也冲了上去。

两个交战了起来,原本古乾实力略高于腾婪,可现在腾婪的怒火已经到达了顶点,招招都是死招着实腾婪有些吃不消了,很快就占到了下风。

“你为什么要这么做!”腾婪大声的吼道。

“你是疯了。”古乾冷冷的说道。

就在两个人激战的时候,被雪嫣叫来的五弟子古珈赶到了,看到两个人这不死不休的样子,犹豫了一下还是走了过去劝架。

“你们两个这是怎么了?”古珈疑惑的问道。

“古珈,如果你是我的兄弟,帮我一起杀了这个衣冠禽兽。”古珈冷冷的说道。

“古珈,帮我一起为万玄门清理门户。”古乾冷冷的说道。

“这……”古珈犹豫了。

两个的战斗并没有停歇而是不死不休,古珈在旁边有些无所适从的样子,两个都在催促他,最后他以及过于早的瓜分利益。那些不尊重员工利益的公司无奈之下加入了战斗,不过却没有帮助任何一方而是想要将两个人分开。不过腾婪是杀红了眼,而古乾也有自己作为二师兄的骄傲,最后演变成了三个人的死斗。

因为三个人是在走廊大打出手,很快主脉和支脉的弟子都跑了出来围观,甚至一些守卫也围了过来场面变得十分的混乱。

我也出现在了围观的外围,看了一眼转身来到了裁盟的房间,裁盟正在床上盘腿修习,可能也是感觉到了房间里有人出现,睁开眼睛看见我愣了一下。

完善纪委派驻机构统一管理 “你是?”裁盟疑惑的问道。

“我叫卓胜天。”我冷冷的说道。

“你……”裁盟意识到了什么。

“看你的表情应该是知道我的身份,那就别说了,把密室的令符交出来。”我冷冷的说道。

“这……不可能。”裁盟硬气的说道。

“希望你一会还可以这么说……”我冷冷的说道。

我释放了无风之界笼罩了整个房间,裁盟起身却是不自觉的踉跄了一下,他慌张的看着双手,因为在无风之界之内元素无法凝结,所以裁盟暂时失去了所有的实力。他现在就像是一只待宰羔羊,眼睛里可以看出那种发自内心的恐惧。

“你要做本来定在去年12月27日的步行者主场迎战公牛的比赛因为大雪而被推迟什么?”裁盟慌张的问道。

我一闪出现在了他的面前,一伸手九个黑色的咒文环绕在手臂四周,一击击在他的胸口,那些咒文像是一只只黑色的虫子一样顺着我的手臂爬到了他的身上。

咒文在他身体上不断的爬行,最后汇聚到了胸口凝成了一个咒印,咒印将其的经脉、元神甚至是灵魂都封印了起来,也就是说他除了四肢还可以行动之外就什么也不可以了。随着我慢慢靠近他,他不断往后退直到撞到桌子摔倒在了地上。

“是不是打算将令符交给我?”我冷冷的问道。

“不……”裁盟从牙齿间挤出了一个字。

我一挥手裁盟的身上燃起了绿色的重生之火,火焰迅速蔓延到了全身,一股灼热的感觉袭来,裁盟大叫在地上不断的打滚,可重生之火并没有任何渐弱的迹象,而是燃得越来越猛烈了。

不出一分钟的时间,裁盟的手臂、大腿、脖子上已经有好几块被烧焦的地方、灼热、疼痛好几种不同的感觉让裁盟体会到了生不如死。

“啊……”裁盟痛苦的叫着。

“把令符交出来。”我走到他面前冷冷的说道。

“不……”裁盟咬着牙说道。

我一伸手裁盟整个人浮到了半空之中,在我的控制下,重生之火如同是活了一下,潜入了体内燃烧他的元神和经脉,那种痛苦是不言而谕。

“给你。”裁盟从怀里取出了令符丢给了我。

“早该这么做了。”我冷笑着说道。

我一闪身出现在了裁盟的面前,唤出了冰指直接插入了他的身体,一击元灵荡将其炸成了碎片血肉溅满了整个房间,我转身就要离开了。

“不对……”我突然停下了脚步。

一刹那我好像感觉到了一丝不对的地方,刚才我用灵魂力探视了一当天配送不完只加冰袋过夜下,这个裁盟作为枫虚的三个心腹麾下之一居然只有断忆期的实力,是不是有点太弱了。可要说他是假的我的确也找不出什么问题,所以我只能拿着令符来到了密室。

“什么人?”刚走到门口就被守卫拦了下来。

“杀你们的人……”我话音刚落,人已经消失在了原地。

一个呼吸之间一道残影掠过他们的身边,他们每一个人身上都有数十道的伤痕,等我再一次出现在了原地时候他们纷纷倒了下去成为了尸体,如果没有实力的人只能看到我的身体晃了一下,面前的所有人都已经成为我剑下亡魂。

“找死。”我冷冷的说道。

我用令符打开了密室的大门迈步走了进去,看到她们几个人围着正中心的祭台坐在地上,看到进来的人是我立刻都站了起来。

“主人,你终于来了。”宁风千说道。

“你们怎么会困在这里的?”我疑惑的问道。

“中了枫虚的陷阱。”宁风千无奈的说道。

“他说的没错。”就在这个时候,枫虚出现在了祭台之上,盘腿而坐闭着眼睛,不过却给人一种莫名的压力不是灵压,而是天然的一种压迫。

“枫虚,你想要怎么样?”我冷冷的问道。

“我已经闻到了故人的味道。”枫虚笑着说道。

“枫虚,你还记得我吗?”七火琉璃珠从我的五元镯中飞了出来,悬浮在半空之中,独孤小蝶的残魂从里面飘了出来也悬浮在空中。

“原来是独孤家的大小姐啊。”枫虚睁开了眼睛。

“我找你很久了。”独孤小蝶冷冷的说道。

“大小姐,如果我没有看错的话你现在只剩下一缕残魂和执念了吧?以你现在的状态,别说是复仇了恐怕连我一个麾下都杀不掉吧?”枫虚嘲讽的问道。

“我这不是有帮手吗?”独孤小蝶笑着说道。

“你是说这个小子吗?”枫虚笑着问道。

“正是。”独孤小蝶说道。

“大小姐,你不会天真的认为这个小子可以杀了我吧?”枫虚不屑的问道。

“当然了。”独孤小蝶说道。

“那我就在试试这个小子。”枫虚说着一挥手一道强大的风刃朝着我袭来。

“无—炼—杀”我唤出了炎无暇握在手中,静静的站在原地看着风刃朝着我袭来,随着风刃离我越来越近我握着刀柄的手也不自觉的更加紧了。

等到风刃离我只有一点点距离了,我双脚用力往地上一蹬,整个人呈45度迅速往后退去。双手在胸口交叉护住自己,一挥手刀锋划过我的左手手掌,一道鲜血溅出……在红色的影光之中,刀气半空之中化作了一只奔跑的猛兽朝着枫虚袭去。

枫虚原本是很云淡风轻的,可就在刀气袭来的一瞬间他皱了一下眉头,因为他的行动迟钝了一下居然刀气已经到了面前,可下一秒刀气却贴着他的脸擦了过去。刀气击在了后面的墙壁之上,发出了一声闷响并留下了一个深深的刀痕。

“怎么样?”独孤小蝶笑着问道。

“倒是有些本事。”枫虚笑着说道。

可就在我站直了后身后的四个人居然将我围住了,我还没有反应过来,她们手拉手化作了四个雕刻着咒文的桩子,手臂化作了锁链,形成了一个牢将我困在里面。

“你……”我冷冷的说道。

“慢慢在这里忏悔吧。”枫虚说完就消失了。

“小子,你没事吧?”独孤小蝶飘到了我的身边。

“事倒是没事,不过出不去了。”我转了两圈无奈的说道。

“我想想……”独孤小蝶陷入了沉思。

“该死,没想到中了枫虚的陷阱。”我郁闷的说道。

成都不孕不育医院
孟鲁司特钠片能喝酒吗?
兰州白癜风治疗较好的医院
友情链接
合肥房产网